金融新闻

梁思礼激情讲述“两弹一星”

发布日期:2021-12-16 23:0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有幸请梁先生讲“两弹一星”,是在2001年8月。其时天津整修饮冰室,晚报配合征文,借地北京日报社举办座谈会。会后餐,席间笔者请教两弹并称的意义,话题进入先生的专业领域。梁老讲,1964年10月16日,我国第一颗爆炸成功。美国人嘲笑我们“只有子弹,没有枪”。“枪”指的是运载工具,是导弹。我们有没有呢?其实,那时已经有了中近程导弹,自主设计的,只是还保着密。回顾激情岁月,两弹结合的试验,打得更远的导弹,话语间洋溢着报效祖国的自豪。梁先生还深情忆起周恩来总理听取远程导弹研制汇报,询问个人生活情况,对他说:“你很像你的父亲梁启超。”

  梁思礼是著名爱国学者梁启超之子,喝海河水长大。中学就读于南开。七七事变,侵略者肆虐,校园被炸成废墟。梁思礼转至耀华中学,1941年高中毕业赴美留学。八年里,怀着“工业救国”理想,半工半读,1949年获博士学位。这时,解放军已过江。梁思礼决定投身新中国建设。在横渡大洋的轮船上,他把收音机天线高挂桅杆上,收听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消息,自制五星红旗,在旗前开庆祝会。

  1956年,国家制订十二年科学规划,布局搞两弹。梁思礼参与了规划的制订。同年10月,研制导弹的第五研究院成立,梁思礼是首批科技人员。也在这个10月,梁思礼光荣地加入了中国。

  研制工作,1958年从仿制苏联近程地地导弹入手。转年中苏关系开始恶化,苏方处处设卡。比如装填燃料,硬说中国液氧不合格,要用西伯利亚生产的。保持液氧状态须极低温度,远途运输的保温很难。这显然是设置障碍。到1960年,干脆撕合同,撤专家。困难横在起步路上,怎么办?自力更生,再困难也要干下去!1960年11月5日,射程600公里地地导弹试射成功。元帅说,这成功的第一枚,“是我军装备史上的里程碑”。

  随即投入中近程地地导弹的研制,射程翻倍,自行设计。1962年完成总装测试,运到基地试射。为了观看升起后弹道转弯的情况,梁思礼没有远撤,停留在导弹侧面一两公里的地方。这很危险。他和一位战友目睹导弹发射起来后,摇摇晃晃落在阵地前300米地方,炸起蘑菇云。挫折没能阻挡前进的脚步,总结经验,大量改进设计,1964年6月中近程导弹发射成功。

  几个月后,我国试验成功。两弹结合提上日程,周总理主持会议,提出“严肃认真、周到细致、稳妥可靠、万无一失”十六字指导方针。带队多次发射中近程导弹的梁思礼,奉命参加两弹结合试验。在酒泉基地发射场,导弹与核弹头对接后竖立起来,梁思礼与同志们头顶,冒着稍有差池、不堪设想的危险,进行发射前测试、加注燃料,有条不紊,一丝不苟。导弹发射后,平稳地飞向罗布泊,在目标上空实现核爆炸。两弹结合试验圆满成功,消息震撼了全世界。这一天是1966年10月27日。

  研制远程运载火箭,梁思礼和同志们创新制导方案,箭体装上集成电路小型计算机,从而为我国惯性制导系统的发展开辟了新途径。1980年5月18日,我国向太平洋预定海域发射远程运载火箭,取得圆满成功。在总指挥部观看发射的元帅紧握梁思礼的手,激动地说:“四个现代化买是买不来的!”远程运载火箭的成功,标志着我国已解决了洲际导弹有没有的问题,真正成为“核俱乐部”不可忽视的一员。

  梁思礼先生晚年口述,吴荔明、梁忆冰整理,出版了《一个火箭设计师的故事》。书中,梁先生畅谈艰苦奋斗、爱国主义是中国航天精神的核心,谈到自己的人生格言——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。